央行特急文件定向降准为了什么?| 财富管理周报

摘要: 本文由《清华金融评论》和况客科技联合推荐 文/《清华金融评论》高级编辑王蕾 央行在国庆节前一天落实会议精神,以特急文件的形式发布了定向降准的“大红包”,并将于2018年实施。

10-12 19:22 首页 清华金融评论


本文由《清华金融评论》和况客科技联合推荐

文/《清华金融评论》高级编辑王蕾

 

9月27日国务院会议提出采取降税、定向降准等手段激励金融机构进一步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推动国有大型银行普惠金融事业部在基层落地等要求之后,央行在国庆节前一天落实会议精神,以特急文件的形式发布了定向降准的“大红包”,并将于2018年实施。十九大召开之际,央行以结构性降准的方式,给需要资金支持的普惠人群增加了贷款的可获得性。

 

通知称,对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以及农户生产经营、创业担保、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助学等贷款等普惠领域,前一年相关普惠贷款余额或增量占比达到 1.5%的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可在央行公布的基准档基础上下调0.5个百分点;前一年相关贷款余额或增量占比达到10%的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可按累进原则在第一档基础上再下调1个百分点。

 

相比2014年以来的7次定向降准政策均支持小微企业和“三农”领域,本次定向降准衍生到脱贫攻坚和“双创”等其他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央行有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称,此举建立了增加普惠金融领域贷款投放的正向激励机制,属于结构性政策,并不改变稳健货币政策的总体取向,央行将继续实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

 

按现有数据测算,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准政策可覆盖全部大中型商业银行、约90%的城商行和约95%的非县域农商行。“一些商业银行还可以通过在今年后3个月中更多地将新增或盘活的信贷资源配置到普惠金融领域从而满足考核标准,一些商业银行还可能从第一档进阶到第二档,政策的正向激励作用将得以体现。”该负责人表示。

 

“从此次定向降准的规则看,九成以上的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可以下调0.5个百分点,部分银行可以享受下调1.5个百分点”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尹中立表示,从短期看,对股市和商品期货市场都形成利好刺激。

 

尹中立表示,此次定向降准的作用与意义不仅仅是增加了银行体系的流动性,更重要的是建立了一种鼓励发展普惠金融的机制,可以有效刺激商业银行将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小微企业和三创型企业,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多家机构研报分析称,粗略估算本次定向降准效果低于1%的全面降准,将释放出约5000亿至7000亿的流动性。“预计定向降准新政将于2018年2月下旬实施,初步测算,可实质性降低银行业金融机构加权平均准备金缴纳比例70BP,释放约1万亿流动性。”天风证券研究所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表示“平均可提升上市银行利润增速约1.4个百分点。”

 

由于经济L型韧性强、房地产调控行至中盘而且限购限贷限售仍在加码扩围、金融去杠杆初见成效仍在持续推进,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表示,本次定向降准不宜过度解读为重回“放水”,否则将误解国务院政策,定向降准有助于缓解流动性紧张,有助于应对2018年一季度同业存单纳入同业负债,未来央行在投放长钱的同时不排除回收短钱的可能。


定向降准如何真正促进普惠金融发展


可以预计,定向降准政策从2018年起实施,将鼓励今年剩余3个月的银行信贷向普惠金融倾斜。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平衡为了去杠杆维持相对较紧的流动性状况带来的副作用。但以往一些直观现象也需要引起我们注意,即降准后资金流向股市和楼市,并未真正有效地促进金融普惠发展。

 

这种现象背后,显示着的是资金逐利的本质,同时也彰显着以往中国金融体系传导机制不畅、监管相对滞后的漏洞,以及以商业银行为主体的传统金融体系并不适合支持抵押物少的小微、“双创”企业的短板。

 

根据通知,可以定向降准的领域都是风险较高、收益稳定性差的领域,而传统银行信贷资金却因为风险收益、抵押物要求等考量自然屏蔽了这些领域中的绝大多数。而股市从IPO到二级市场博弈,更多是风险资金追求更多回报,房地产十多年来也经历了一场只涨不跌的黄金周期,且因银行在贷后无法有效一一跟踪资金用途,也使得很多普惠资金流入股市和房地产等领域进行风险套利。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对此表示,第一要警惕此类贷款资金变相流入房地产领域,后续对于专款专用的政策思路必须强化。第二要防范各类工商个体户借经营性贷款来获取资金,进而流入到消费型的住房购房领域中。第三要严肃以创业为目的的各类消费经营贷款,尤其是对各类贷款需要规范,比如说贷款后的资金流向和各类凭证需要审查。

 

当然从地产领域来说,要结合此类非地产领域潜在规模提高等因素而做出新的调整。第一、农村经济发展机会加大,后续适当关注集体建设用地等背后的资金流入的机会。第二、创新经济和房地产的结合点较多,此类中小企业活跃,也会带来写字楼租赁需求的上升。第三、适当关注一些复合型地产项目,比如说农村旅游休闲地产、民宿等,或会因为此类政策而面临较为直接的利好。

 

因此,可以看出,对于商业银行而言,普惠金融的本质应该是使得需要资金的人增加资金的可获得性,同时根据其风险属性,对其贷款进行合理定价,其利率一定是高于稳定回报且抵押物充足的大型企业和项目。因此,金融普惠核心是解决“融资难”的问题,而让“融资贵”的问题有一定存在的合理性。

 

增加普惠人群银行信贷产品的可获得性,即满足以往长尾人群中部分有能力有潜力偿还的资金需求。银行近年来已经不遗余力地增加金融科技在客户画像和风险评估中的运用,利用大数据技术完善风控模型从而构建起各类风险属性的场景,同时很多地方城商行在竞争中发挥地方优势,以PAD移动开户推广手机移动业务,大大增强了一些小微企业和“三农”领域的贷款可获得性。

 

在中国经济转型,新经济新动能替代传统行业老动能的过程中,银行的客户也在变,传统房地产行业褪去光环之际,中国的支柱性行业可能是高新装备、智能制造、医疗养老等,银行业的利润来源需要依靠更多领域,以往客户集中且稳定、贷款项目无风险高回报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因此,商业银行这个提供资金安全稳定融通的“大恐龙”,需要用科技武装覆盖所有业务。

 

江苏长江商业银行董事长朱惠健、发展研究室主任黄金木在《清华金融评论》2017年10月刊发表署名文章称,小微企业专营机构和普惠金融事业部在商业银行推动较难的主要原因是小微企业不能为贷款提供有效的担保抵押物,因此银行需要大力推行信用贷款,才会有更多的小微企业得到银行的融资服务,甚至可能从根本上改变贷款“两难”问题。

 

文章称,因此商业银行应提高对信用贷款的认识,提升信用贷款的战略地位;要创新信贷思维,改进信用贷款做法;善企业信用数据库,为信用贷款发放提供有力支撑;还要加强监管引导,鼓励更多银行机构发放信用贷款。



金融普惠也要靠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


如果金融普惠的核心思想是让更多有偿还能力或偿还潜力的资金需求者获得相应风险回报的资金,那么商业银行端口解决的仅仅是具有偿还能力的资金需求者的需求。而具有更高风险、或者具有未来可预见的现金流、或者目前没有回报但有未来前景的更多科创型企业,则应该通过股权市场进行直接融资,因此加速构建多层次资本市场,也是普惠金融的题中应有之义。

 

构建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呼声,中央和业界多年来都在千万遍地呼吁,但如今虽然框架始出来,而其血脉依然极不畅通。目前纵观中国资本市场修安装,一级市场估值极高,投资者如视高血压一样担忧,而二级市场只有一根血管,IPO一旦冲关成功,企业家和投资者享受暴富盛宴的时候也如一起承受中投等彩票的脑血栓风险,若冲关失败,则如同得了冠心病一样进入漫长的退出等待期。

 

私募股权投资者为何要狂赌IPO?众多的区域股权市场和企业家数过万的新三板市场为何不能如投资者的法眼?源于这些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中间环节并未真正起到资源配置的作用,就连标榜中国纳斯达克的新三板市场,其交易也极其冷淡,流动性几乎为零。投资人戏言,新三板只是中国创新之梦的一面旗帜而已,真枪实弹的投资,傻子才选择新三板。

 

可见,创新创业企业“融资难”并未被资本市场有效解决。一方面并不是所有创新创业企业都能在资本市场上进行融资,新三板转让和交易极为惨淡,只有成为上市公司,才能与大型资本共舞。另一方面,投资创新创业的天使、VC、PE等投资人退出渠道极为有限,以“退出”为优先考虑的股权投资也并不能看什么好就能投什么,会有很多顾虑。

 

然而,多层次资本市场是经济良性循环的风向标、是应对危机和风险的缓释器,是居民财富与社会财富保值增值,优化资源配置的一杆天平。尤其是在目前,如果要改变投资人觉得放眼望去全是“资产荒”,不赌IPO就不能退出,资管业为了投资安全对产品进行层层套嵌的情况。要实现金融更好的服务实体经济,打通多层次资本市场“任督二脉”就显得颇为紧迫。即根据符合大资管行业投资者特征和需求,构建功能完善的多层次资本市场,成为资本市场稳定发展的唯一道路。

 

这需要在一方面规范负债端资金来源和期限错配问题,让专业的人和机构“受人之托,代客理财”。另一方面,理顺多层次资本市场功能与其转板机制,解决投资端口“资产荒”问题和退出渠道。

 

首先,打通多层次资本市场的任督二脉,就要完善符合负债特征的大资管市场框架。


让不同风险都可得到合理的测量,不同风险都能合理匹配到不同风险承受度和收益的资产之中,让资本市场真正从“圈钱”的功能转化为“居民财富投资和配置”的功能。这需要治理混业经营过度带来的“大资管”乱象,让不同机构根据投资者风险可承受度,进行合理的市场定位和分工。

 

在这其中,创业创新企业的融资需求背后包含着高风险与高收益的金融逻辑,因此需要以各种方式鼓励风险资金入场,在股权市场之中进行风险与收益、资源与资金的匹配。追求高收益的资金,必须能承受住较高的风险,而追求稳健回报的理财资金,就需要做风险较低、相对稳健的投资。

 

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曾经说过,过去的金融体制配合着企业家的套利行为,中国企业家要是真走向创新的话,金融体制需要有大的变化。因为创新有两个特点不同于套利,第一个是高度不确定性,第二就是周期特别长,需要十几年甚至数十年。商业银行主导的金融体制不适合于创新,所以股票市场融资对颠覆性创新至关重要。

 

2012年以来,随着监管的不断放开和居民财富的不断累积,中国资产管理行业通过竞争、创新和混业经营,进入爆发期。各类资管机构竞和之后,随着监管的趋严、刚性兑付逐渐被打破,资产管理行业将在市场的均衡之中回归本源。监管需要引导资管机构根据客户资产配置的需求进行市场重构。

 

其次,打通多层次资本市场的任督二脉,应构建多层次资本市场满足投资端需求。

   

中国资本市场从20世纪90年代发展至今,已经具备了完善的多层次资本市场构架雏形,包括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等场内市场,新三板、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以及证券公司主导的柜台市场等场外市场。与此同时也已经完成了为国有企业脱贫解困的历史任务。

 

在中国由“国富民强”阶段向“民富国强”阶段转轨过程中,中国政府当局已经意识到“有恒产者有恒心”的重要性和私权保护对经济发展起到的创造性作用。2017年10月1日,《民法总则》于国庆节正式实施,我们离民法典出台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在法治上开始注重产权保护的背景下,资本市场建设的核心应该摆脱“圈钱”的思维,注重市场功能建设。

 

即资本市场应满足居民财富以保值增值为目的的投资需求,注重将不同财富量级、不同资金属性配置到不同企业发展的不同阶段,以促进企业发展来实现服务实体经济,满足居民理财需求。因此,新时代的新需求下,多层次资本市场构建和核心应是以实现投资功能为主,以投资与融资相结合促进资金资源的合理配置。


因此,金融普惠的核心,是让以往享受不到贷款服务、享受不到融资服务,但是又有贷款需求、融资需求,且有能力、有潜力,或者有前景的小微企业、三农项目和贫困大学生等,得到相应的金融服务,看到自身信用的价值,让金融直接融资市场和间接融资市场都能良性循环发展,让整个社会看到未来发展的希望。




首页 - 清华金融评论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