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记忆丢失了,但她的艺术永不褪色!细数黄蜀芹的代表作

摘要: 幸好我们所有人都记得她,记得她的作品……请让我们一直记得!

10-11 20:59 首页 新民演艺


“她现在已经返璞归真得婴孩一样,很快乐很开心,也许她不记得我们,但是幸运的是,也很荣幸的是,我们所有人都记得她,记得她的作品。”

9月9日,是著名导演黄蜀芹78岁的生日。生日前一天,新书《写意光影织妙镜·黄蜀芹》在沪首发。



同一天,她的同事、战友、朋友、影迷共聚华萃艺术馆,忆往昔,叙旧情。


黄蜀芹导演的艺术成就展开幕


“我看到你们,就想到跟你们相关的电影、电视,想起那个黄金的、辉煌的时代。”黄蜀芹之子、导演郑大圣替母亲吹灭蜡烛,感慨不已。


郑大圣替母亲黄蜀芹吹灭蜡烛


虽然饱受疾病折磨多年,黄蜀芹再没有办法为上海、为时代创作,但她曾经的锐利、锋芒都已经镌刻在她的作品里,永不褪色


  《天云山传奇》  


黄蜀芹是《天云山传奇》的副导演之一


严格意义上,这并不是黄蜀芹独立执导的电影,甚至她只是这部电影的副导演之一,但这部谢晋执导的电影却对黄蜀芹的艺术生涯意义重大

故事要从1979年说起,40岁的黄蜀芹已经15年没再听过摄影机吱吱作响的转动声,那一年谢晋点名要她作为副导演参与拍摄故事片《啊!摇篮》,按黄蜀芹自己的玩笑话说,石晓华负责摇篮,她负责驴马。但很快,黄蜀芹跟着谢晋拍了第二部电影《天云山传奇》,以第一副导演的身份。


《天云山传奇》剧照


《天云山传奇》是谢晋导演的第一部“反思”电影,通过刻画所谓的“右派分子”罗群和围绕着他的几个不同性格的女性,将人物的个性、情感变化与政治风云、社会矛盾、历史发展融合在一起,大胆地揭示出一个事实一批正直而善良的人们被错误地划为右派,但他们初心不改,爱国爱家爱事业,是真正值得尊重的大写的人。


2008年,在一个谢晋电影作品的回顾展上,黄蜀芹回忆谢晋


跟了谢晋两部戏,黄蜀芹真的学到不少,包括如何做一个摄制组的领军人物,如何细致地对待每一个成员。整个拍摄过程中,她还帮谢导一起整理工作台本。电影拍完,谢晋宣布“黄蜀芹毕业”,可以独立拍片了。



  《青春万岁》  


《青春万岁》是黄蜀芹的成名作


上世纪80年代初,黄蜀芹导演了一部电影《青春万岁》。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部电影可以说是她的成名作。拿到剧本的时候,她就意识到,这才是适合她拍的电影。女子中学、大草坪、无忧无虑的青春,疯疯癫癫的女孩子,这就是她曾经的生活。她发自内心地要向王蒙原作中展现的50年代,也是她自己的纯洁青春岁月致敬。




《青春万岁》以新中国建国初期为背景,展示了一幅50年代北京女七中学生精神面貌的画卷:和世界上其他女孩子一样,她们面临着同样的成长挑战,但是她们还必须面临一个刚解放的时代。黄蜀芹淡化情节,把细节如珍珠般串起,从生活实际出发,细致入微地展示人物的心理活动。


当时杂志上对于《青春万岁》的宣传


影片上映后,富有浓郁生活气息和时代风貌的情境,以及隽永、淡雅的艺术风格获得了高度好评,“电影制作人摆脱了以革命宣传为目的的束缚,获得自由表达主题的权利,对青春的描绘反映了现代化初期人们对更纯真年代的怀旧之情。”这部优秀青春怀旧片,荣获第八届塔什干国际电影节优秀影片纪念奖



  《人·鬼·情》  


黄蜀芹的巅峰之作《人·鬼·情》


经过几部戏的探索之后,黄蜀芹拍出了她的巅峰之作《人·鬼·情》。她从著名戏曲演员裴艳玲的经历获得题材(这部影片是以裴艳玲的真实经历为蓝本创作,并由本人出演,塑造了秋芸这样一个艺术上的成功女性,也揭示出现代女性所面临的艰难困境);她从丈夫的脸谱画得到启迪(这是黄蜀芹第一次与美术师丈夫郑长符合作,并听从其建议,在表现钟馗世界时放弃写实,追求写意,将摄影棚全都蒙上黑丝绒,创造出特殊效果)。


《人·鬼·情》以裴艳玲的经历为题材,并由裴艳玲本人出演


电影中,黄蜀芹与众不同地用虚实两个既平行又交叉的世界来展现和挖掘一个女艺人的内心,用装饰性来打通纪实性与写意性之间的屏障,被誉为“中国女性电影杰作”。



《人·鬼·情》获第八届“金鸡奖”最佳故事片、最佳导演、最佳剪辑、最佳美术设计、最佳电影音乐等七项提名,最终荣获最佳编剧奖、最佳男配角奖;第五届巴西利亚国际影视录像节电影金鸟奖;第五届里约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大奖;第十一届法国克雷黛尔国际妇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第七届美国圣巴巴拉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而在国内外频频获奖,黄蜀芹却只看重父亲黄佐临对她的褒扬


黄佐临导演



  《围城》  


《围城》是黄蜀芹用拍电影的方式执导的电视剧


1990年,钱锺书、杨绛答应把小说《围城》改编权授予这位“贤侄女”。黄蜀芹虽然在筹备拍摄电影《画魂》看景途中腿部骨折,但仅仅休养了一百天,她便由丈夫郑长符推着轮椅上阵,用拍电影的方式执导了10集电视连续剧《围城》

像电影一样,并不是一句空话,她采用了双机拍摄,一段戏从头至尾反复数遍,耗片比达到1:6。每集戏不是一般电视剧的200多镜头,而是翻了一倍,然后交叉剪辑加选择组接,毎个镜头都为观众提供足够的信息量。以求达到这样的效果:观众期待的不是下一集的情节将如何展开,而是下一个镜头有什么吸引人的新内容


黄蜀芹写的《围城》总结手稿


黄蜀芹和钱锺书先生


11月,电视剧《围城》在中央电视台首播,当天是钱锺书先生八十寿辰。

《围城》赢得钱锺书、杨绛高度评价,钱老对《围城》改编有很精辟的见解:“影视艺术当然和文学不尽可比。书中精细的心理描写和巧妙机智的语言难以在电视片中充分表现,但是影视艺术通过人物、场景、形象给予的视听直觉也非小说所能代替。总之这部电视是编、导、演的一个杰作。


拄着拐杖在现场的黄蜀芹


黄蜀芹坐着轮椅、拄着拐杖,带领陈道明、吕丽萍、英若诚、葛优等等优秀演员一起,把10集电视连续剧《围城》,塑造成为中国电视史上一部经得起时间和岁月的精品。当时该剧荣获第十一届“飞天奖”长篇电视剧二等奖、优秀导演奖、优秀男主角奖和第九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优秀电视剧奖,如今再看,依旧令人捧腹又叫人生出绝望来。



  《孽债》  


拍摄《孽债》时,黄蜀芹坚持用纪实风格拍摄


1996年,黄蜀芹看中无人敢拍的电视连续剧剧本《孽债》,执意将它搬上荧屏。这是她与海芹妹妹的第三次成功合作。

在拍摄过程中,黄蜀芹分组拍摄调配有方,20集的连续剧大约两个月就拍完了。尤其,她另辟蹊径,首次全部用上海演员扮演上海家庭成员,并要求用沪语表演,台词里还夹杂着云南话和普通话。她坚持用纪实风格拍摄,强调平民意识,力求骨子里的上海味道


1994年,《孽债》摄制组在云南的傣楼拍摄,左二为黄蜀芹导演


很快,《孽债》在上海电视台以沪语播出,感人肺腑的剧情吸引了无数上海人,创下42.62%的收视率。每天晚上一到播《孽债》的时候,城市便万人空巷。



一曲《哪里有我的家》打动了人们的心


主题曲《哪里有我的家》深深打动了人们的心。几天后,很多人就会唱了,只要电视里响起歌声,就情不自禁地跟着一起唱。“美丽的西双版纳,留不住我的爸爸,上海那么大,有没有我的家?”但人们不知道,其中的一句歌词原来是“上海那么大,竟没有我的家”,是黄蜀芹深思熟虑后改了一个字,把肯定句式变成疑问句式,也就是说,这些孩子在大上海有家没家不确定,两种可能都存在。一字之差,不经意间显露出女性意识,黄蜀芹不愿意这些孩子毫无希望,忿懑的情绪便软化而变成一种期待。

爱可以宽容一切,这正是黄蜀芹让观众感受到的一种情怀



黄蜀芹导演



众人记忆中的黄蜀芹



性情率真的她


“现在她病了非常惋惜,不认识人,但在我的记忆里她还是那么健康,在工作中还是那么风风火火。”演员牛犇回忆起他和黄蜀芹一起工作的时光,“我和她很谈得来,所以很留恋和她工作的感觉,生活上也很怀念。我们用两个洗脸盆炖肉吃,她当时非常高兴。”


作家叶辛与黄蜀芹合作过一部作品,就是那部非常著名的作品《孽债》,叶辛从黄蜀芹答应合作开始娓娓道来,“还有一件事情,审片主任说了还有不足之处,我们当时想,既然电视台已经播了,不足就不足吧,无所谓,黄蜀芹导演很生气。这些小细节说明她是一个很认真的、很率性的人。”



少女时代的黄蜀芹



挚爱电影的她


妹妹黄海芹说:“我最佩服她一点,人家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当了导演以后本性改了。她是很内向的一个人,一个导演课程让她演小品,这怎么演?这一课肯定不灵,回上海以后她到我妈的学馆里面补课,这个很难。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是不爱说话的一个人,她却演了小品,为了她热爱的事情连自己的本性改了。”黄海芹继续说,“她很勤奋,但是她小时候被管得很死,我们觉得她‘很土’,她考上电影学院的时候爸爸都很担心,我爸说不知道她一个班子不知道能不能带起来。实际上她改变了,并且带领了大家,这是她最好的地方。”



黄蜀芹在工作中



内心自由的她


评论家刘绪源说:“黄蜀芹的这本书,我看了很感动,这是我最近几年看过最好的一套书,今天有这么多故事说明一点,她是与众不同的,她的心里面有自由意志。”刘绪源进一步解释说,“我发现所谓英雄有一点,就能够做出与众不同选择,别人做出的选择,大部分人做出的选择都跟习惯有关,但是只有少数人做出与众不同的选择,也有一定的牺牲,可能有损害,可能有危险,但是为了艺术、为了理想她可以做出选择,这就是英雄。”


作家孙甘露说,虽然和黄蜀芹导演认识了很多年,但是本质上他是一个观众,“我看了她的书,几乎所有的作品都看了,黄蜀芹导演的电影,包括电视剧,都是非常重要的作品,现在上海造了那么多电影院,我们也不缺钱,能不能放映一下,也让观众重温一下作品。作品是电影导演人生中非常重要的部分,也不亚于跟她家庭或者同事在一起,完全有条件来做这个事情,我们作为电影观众想呼吁一下。”



黄蜀芹导演


 (新民晚报记者 孙佳音)


往期回顾

《那年花开月正圆》收视率破2!这些幕后故事你知道吗?

□ 诺兰新片《敦刻尔克》:它可能跟你想象的不一样,但它很棒

□ 蜘蛛侠“回归”漫威大家庭!你准备好时间和电影票了吗?



首页 - 新民演艺 的更多文章: